新闻中心

东西方管理融合发展

——2008 IFSAM第九届世界管理大会综述
                                      
      2008 IFSAM第九届世界管理大会于7月27-28日在复旦大学成功举行。大会围绕“东西方管理融合发展”这个主题进行研讨。本届大会由世界管理协会联盟(IFSAM)、IFSAM中国委员会、复旦大学主办,上海工程技术大学协办,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上海管理教育学会、上海东华国际人才学院承办。世界管理协会联盟(IFSAM)是由世界各国管理与企业经营研究组织、大学管理教育机构等形成的国际管理学者协会联盟,长期以来一直致力于管理及企业经营研究的国际交流与合作,被誉为“国际管理学界的奥林匹克盛会”的世界管理大会,自1992年在日本召开以来,已成功举办了八届,极大促进了各国管理学界的交流。在进入21世纪之际,经济全球化的快速发展及信息技术的不断突破大大改变了企业及其管理的基本状况,本届大会的召开为管理学术界提供一次对多元化背景下管理融合创新的深入交流与探讨的机会。
      7月27日上午,IFSAM第九届世界管理大会开幕仪式在复旦大学光华楼隆重举行,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韩启德、全国政协副主席厉无畏、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王家瑞、上海市副市长艾宝俊、复旦大学党委书记秦绍德、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书记吴友富、上海工程技术大学校长汪泓、IFSAM第九届世界管理大会主席苏东水和来自30多个IFSAM成员国的理事、教授、学者等百余所大学的校院长及知名企业家等出席了大会。在大会的开幕式上,全国政协副主席厉无畏、上海市副市长艾宝俊、复旦大学党委书记秦绍德致了贺词。大会由复旦大学管理学院院长陆雄文教授主持,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王家瑞,IFSAM大会主席复旦大学首席教授苏东水,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书记吴友富教授,2004 IFSAM主席Rolf A. Lundin教授和同华投资董事长史正富分别在大会开幕式上作了的主题报告。
 

   秦绍德出席开幕式并讲话
 

  艾宝俊出席开幕式并讲话
 
 
    厉无畏出席开幕式并讲话
 
 
      王家瑞主题报告——全球化趋势下的中西方管理思想融合与发展
经济全球化在推动货物、人员、信息与资本跨国流动的同时,也促进了不同的思想文化,呈现出相互依存、共同发展的局面。文化熔合的同时意味着多元文化背景下的思想管理体系的融合。对于当代中国管理学界而言,经济全球化带来的管理文化激荡,事实上意味着中西方管理文化在理论与实践融合上与发展。
融合中西方管理思想已经成为必须:第一、先进文化的发展,从来都是在集成和发扬民族优秀文化传统的过程中实现的。第二、中西方管理思想的融合发展是中国管理思想的应有之义。第三、是西方管理理论和实践发展的必然选择。
      中西方管理思想的融合与发展,正以涓涓溪流会聚成潮流,已在当代企业的实践中蔚然成风,并呈现出以下几个趋势:1、中西方管理思想交相辉映,互相促进。2、社会学、心理学研究日益成为主流。3、更注重对管理本质的探讨。4、越来越多的企业融合、运用中西方管理思想推动发展。
很多跨国公司的管理层,在中国发展业务时,也亲身体会到中国管理思想的巨大魅力,纷纷将管理的本土化提上了议事日程,中西方管理思想的融合和发展,为中国企业和跨国公司提高管理水平和员工素质增强企业活力,进而推动企业发展提供了新的动力和助力,充分利用中西方管理思想融合和发展的新成果,将成为中国企业与跨国公司的新潮流。
 

 
      苏东水主题报告——东西方管理融合创新及其实践——东方管理学三十年的探索
东方管理是在国际东西方管理融合发展的基础上成立的,管理体现着“五个新”:第一是呈现一种新的趋势,第二是有新的变化,第三是新的认识,第四是新的管理科学——东方管理学,第五新华商管理。
       根据经济的发展,根据文化融合的发展,根据中国改革30年来各方面的进展,在大家的努力下,建立一个集古今东方管理精华,作为中国的现实,作为中华优秀文化基础上的一个东方管理学,这个学科现在慢慢得到社会上的认可,慢慢得到国际上大学的认可。 “东学五字经”是东方管理科学的理论体系,包含着五个字,“学、为、治、行、和”这五个字是研究古今中外管理的精华,不仅是研究中国、也研究西方。
      东方管理学可成为一个学科科学发展,第一是研究华商的实践和行为的成果。第二,研究企业的实践和奋斗案例。第三,研究国际运行,国际上很有影响。第四方面是教育实践。第五是社会实践和发展。东方管理学70年代提出“以人为本、以德为先、人为为人”的“三为”理论,现在受到社会普遍的认同,体现了“三为”的强大力量,“三为”是纳进东西方管理思想,成为东方管理科学的核心价值。以人为本已经上升到国策的层面是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升华,彰显了新时代背景下“人本”观念的深入人心。
 

 
      吴友富主题报告——扬弃与超越:构建和发展东方管理学
东方管理学的发展是一个过程,一旦构建,提升中国的文化、经济、政治、社会各方面的实力,就可以成为中国的软实力,以此提高中国整个的国力。
      东方管理,十分重视以人道仁义为中心,以心理情感为纽带,以情理渗透为原则的“德治”方式,这是东方管理的一个特征,在西方管理学里面,是很少具有的。当然,东方管理理论无法也不应当取代西方管理的理论,两者应是互为补充的关系。东方管理关注的是人治,长于哲学思想,短于技术操作。而西方管理正好相反,强调适用性、欠缺整体的哲学思想。因此要构建和发展东方管理学,首先必须秉持扬弃的原则,另一方面,也可以成为构建东方管理学过程中创新的重要前提。
      东方管理学要在西方管理学中占有一席之地,就必须研究东方管理过程中的现实问题,也就是要把自己独特的东西有自己独特的理论范式和理论框架。像中国这样一个既将成为世界经济强国同时又有着深刻文化底蕴的国家,是必须诞生出一套既有国家普适性又不乏本国文化特色的管理思想理论体系的,东方人用自己能够经受得起时间检验的理念融合西方的长处,创造适合变革时代的东方管理理论。
 

 
      Rolf A. Lundin主题报告——Where is Management in the Western Countries Going?
      西方管理本身就是非常复杂的、非常多元化的,绝不是一个所谓的西方管理称号就可以涵盖的,在研究和操作上的管理是非常复杂的,在西方国家当中的发展道路也不同。
中国今年夏天要召开两次主要活动,首先是第九届世界管理大会,另外一件事是北京的奥林匹克运动会。虽然这两个活动在规模上有很大的不同,但是从管理学的角度来说,它们有很多的相似之处。首先,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项目管理和临时系统的管理。第二,项目工作制正在发展。中国的领导人需要很多企业家精神来召开这两次活动,一直以来他们都有很好的规划。而且这两个项目也都是全球化的。所以中国在项目管理方面,可能要比西方有更多的经验。
      中国的东方管理和传统的思维、深厚的历史,相信,中国的项目和临时性组织的教学和研究,对奥运会的案例研究可以极大的贡献到中国的项目和临时性组织的管理和教学上。
 

 
      史正富主题报告——合作性秩序的社会建构:中国文化对现代管理的扩展
      现在世界上很多人都在讲中国的问题、中国的发展,也引起了国内同仁对中国文明的一种认可激情。文化也好、管理系统也好,是一个整体,有内在的逻辑结构,我们如果不能完整的理解这个逻辑结构,只是从技术的层面谈借鉴,实际上往往会流产。
      “市场像一个看不见的手,引导那些追求自己利益的个人或企业,首先满足他人的愿望和利益才能达到自己的愿望”,这是所谓利他而利己,这个层次叫自发性社会次序。随着时间的进展,学术界发现问题没有那么简单。假定大国大集团互动的时候,不能互相协商,都只为自己的利益,一定产生毁灭性的结果,于是社会发展到新制度经济学的阶段。新制度经济学提出另外一个角度,人与人的互动有两个行为,一个是建设性的,还有一种是分配性的。社会任何一个时代都有这两种模式,一个社会发展得快慢,主要看这两种模式行为比重。
      在大会召开的同一天下午,由上海外国语大学东方管理研究中心和上海管理教育学会承办的第十二届世界管理论坛暨东方管理论坛同时举行。论坛由上海外国语大学东方管理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苏宗伟副教授主持,整个论坛由“东方管理与企业实践”和“东西方管理融合下的中国企业成功之道”两场分论坛组成,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企业管理系主任苏勇教授和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何志毅教授主持了这两场分论坛。论坛汇聚了海内外管理著名的学者和企业家,两场论坛的嘉宾们联系自身的研究方向和企业实践畅所欲言,上海工程技术大学校长汪泓教授成功把东方管理思想运用到大学管理实践当中;夏威夷大学成中英教授强调天人合一、知行合一,尤其强调伦理是管理非常根本的问题;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副院长薛求知教授认为东方企业的竞争力决定了世界对东方管理的认可,并就东方一些国家的管理特点做了精辟的概括;中大集团董事长谈义良把“家文化”应用到家族文化的管理当中,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上海漕河泾高科技园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陈青洲博士以五个案例提出“以创新为魂,以企业为本”的投资服务理念;美国通用电器(GE)金融中国区执行董事陈多伦(Shaun Tan)先生以其个人经历阐述了东西方文化之间的差距,但重要的是要关注相同之处,相互借鉴;河海大学商学院院长张阳教授认为管理学研究还处于“搅和”的阶段;阿里巴巴网络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卫哲指出中国家族企业最大的发展障碍是独生子女政策;华南理工大学经济与贸易学院副院长陈春花教授提出后30年中国企业的方向是如何成为“价值型企业”;广州百货集团董事长荀振英的“五色责任”文化,都深深吸引了参会人员。台上嘉宾与参会者就有关议题进行了热烈的对话和交流。著名学者、教授和企业家的参与,使本届东方管理论坛不仅为参会人员呈现了东方管理思想与中国管理的创新,深入探究了东方管理科学与教育的发展及其对世界的影响以及在东方管理理论的实践运用,引起了众多媒体的关注。
 

 
      结语与展望
      本次大会设立了20个分会场,组织了70场分会场学术报告,来自世界三十多个国家的400多名管理学者、教授和企业家代表参加了会议,大会共收到来自美国、加拿大、法国、西班牙、德国、南非、尼日利亚、澳大利亚、新加坡、日本、印度和中国385篇论文,涉及管理创新、中国管理、管理文化、全球管理、人力资源管理、组织行为管理、战略管理、企业家精神、技术创新、知识管理、管理咨询、国际管理、运营管理、公司治理、管理教育、财务管理、市场营销、公共管理、东方管理、华商管理等20个研究领域。在为期两天的论坛中,与会者就东西方管理和企业经营发表了具有深刻见解的论文,并就有关焦点问题进行了热烈的研讨。
      本届IFSAM世界管理大会主席、复旦大学首席教授苏东水在大会的闭幕式上做了总结性的发言,他强调,“本届大会是中国管理学界有史以来具有国际性的盛会,是中国迄今在管理学领域最具规模的一次大会,必然促进中国企业与管理教育事业的发展,增进和加强国际管理交流。本届大会突出“和”字,呈现了“多”、 “广”、 “深”、 “高”、 “用”五大特点。
      1、多。出席此次会议的有来自三十多个IFSAM成员国的理事、教授、学者、百余所大学的校院长,在国内外知名专家学者、企业家多达400多人,其中高级专家、年轻学者偏多。本届大会论文评审录用发表论文300多篇,发表了中国人文科学核心刊物《研究与发展管理》及《世界管理论坛》,呈现出众多新的观点,新的理念和新的思维。同时本届管理大会的召开,就吸引了众多媒体,据统计有来自全国23家媒体(包括电视、电台、报刊)对大会作了报导。
      2、广。世界五大洲30多个国家的专家学者参加了此次大会,改变了以往西方国家一统天下的格局,有更多的来自发展中国家,来自东方国家的学者参与本次大会的讨论,切实围绕“东西方管理融合发展”的主题发表不同的见解和观点。另外本次大会涉及的讨论议题之广泛。还有参与本次大会的人员不仅局限于学术界,更有大量的人员来自企业界,甚至有来自海外的华人企业家。
      3、深。此次大会不但深入理论研究与探讨,而且也深入到各个层次的具体实践问题。例如在理论创新方面,在管理实践方面,对华人家族企业永续经营之道,对“三为”理论的实践运用做了深入的研究和探讨。
      4、高。大会邀请了众多高层领导。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韩启德、全国政协副主席厉无畏、上海市副市长艾宝俊都在百忙之中来到了大会的现场,并为大会致词。特别是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王家瑞还做了全球化趋势下的中西方管理思想融合与发展的主题报告。大会产生了众多高明的见解,得到了社会各方人士高度的评价。
      5、用。本次大会涌现了非常多的案例和论证的事例,它们都紧密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大会的论文除了将传统的西方管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之外,还有更多的文章是与东方管理的理论精髓相结合提出了新的观点。也有企业家就东方家文化视角下的家族企业运营模式作了探讨,会议对华人家族企业有序的经营之道作了热烈的讨论。
      本届大会在继承以往历届世界管理大会研讨成果的基础上,与会者用现代的、发展的、全球的眼光,对充满生机与活力的当代世界管理实践以及东方管理实践加以系统精辟的体会总结。与会者认为,在全球化背景下,东西方管理思想共同迈入了一个创新与变革的崭新时代。东西方管理精华之融合与创新,是伟大新时代的特征。经济全球化的快速发展及信息技术的不断突破,大大改变了企业及其管理的基本情况,多元文化背景下的管理交流与融合创新正成为一种发展趋势。也将对弘扬中华优秀文化为核心的东方管理学派及创新的学科传播、交流、发展,对创建中国特色的管理学科走向世界起到重大推动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