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管理案例库
案例: 大东方控股有限公司(Great Easten Holdings Limited) / 新加坡

新加坡大东方人寿,为什么选择中国西部?

新加坡大东方人寿,为什么选择中国西部?

摘自:齐鲁金融网     作者:胡利民

  一段时间以来,尤其是随着中国加入 世贸组织后金融业对外开放过渡期终结的临近,像合资保险公司或其他诸如此类的金融机构成立的新闻已然难以引起人们太多的关注。但6月19日在山城重庆揭牌 的中国内地第25家合资寿险公司———中新大东方人寿保险有限公司的相关新闻还是受到敏感媒体和业界的“额外”关注。

  耐人寻味的“姻缘”

   中新大东方的外方合作伙伴是拥有98年历史的新加坡大东方人寿保险有限公司,旗下资产超过390亿新元,是东南亚规模最大的保险集团,在新加坡和马来西 亚的市场占有率分别达到26.8%和23.3%,也是在新加坡股票交易所上市的惟一寿险公司。作为新加坡一家没有任何政府背景、纯私人性质的当地华人创办 的公司,在进军区域市场战略的引领下盯上庞大的中国内地市场本不足为奇,奇的是这家公司经过多年在中国各地的寻寻觅觅,最终落脚山城重庆,将自己的“姻 缘”圈定在西部这个最年轻的直辖市,个中涵义,耐人寻味。

  新加坡大东方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兼集团公司总裁陈明理对此的解释是,最 初他们也将目标放在上海、深圳等第一批开放城市,也考虑过大连。但最终还是选择了重庆。“因为首先重庆是最年轻的直辖市,我们看重的是潜力;其次重庆位于 中国西部大开发的前沿,我们愿意为西部大开发作贡献;第三是因为我们的合资伙伴在重庆。”陈明理避重就轻的回答展现了海外华人特有的久经商战的历练与儒 雅。翻看一下他们的合作伙伴重庆地产集团的相关资讯,就不难理解,大东方选择在西部布点,其实最重要的理由也许并非是地域等因素,而恰恰是陈先生最后轻描 淡写一带而过的最后一点理由。由中新大东方公司提供给媒体的公开资料上明示:成立于2003年的重庆地产集团是重庆市政府为适应土地储备整治投融资体制改 革的需要而设立的,是专门负责全市土地储备整治的政府直属的事业单位。重庆地产集团拥有“在政府宏观调控土地市场中土地供应主储备、土地市场调节器的基础 地位,成为重庆市城市建设和社会事业发展的重要投融资力量”。凭借超过200亿元的资产规模使其在重庆10家“百亿重点国有企业”中名列前茅。如此看来, 其政府背景及其在关联市场中的优势地位,应该是大东方与之“一见钟情”的首要的也是最为关键的因素。至于大东方有关高层所称的顺应中国西部大开发也好,看 好重庆寿险市场发展空间和潜力也罢,如此云云,也许是投资方需要考虑的诸多因素中较为重要的几种,但肯定不是首要因素。

  联想到 最近媒体有关合资寿险公司的种种争论,也许能够从另一个角度佐证记者的相关判断。根据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时的承诺,外资寿险公司要进入中国保险市场须在华设 立合资寿险公司,但外资股不得超过50%,中外合资公司被要求同时等比例注资。最初,外资寿险公司的策略是盯上中国同行,与一直渴望先进经营管理理念的中 资保险公司联手拓展中国市场。但这种模式在实际操作中几乎被残酷的现实宣判了“死刑”。标志性的事件应该是去年10月18日德国安联与中国大众的分道扬 镳,以及随后中国人寿退出中保康联,宏利金融退出恒康天安,外资保险公司携手中资保险公司“甜蜜”闯天下的美好愿景被彻底粉碎。

   之后,另一种模式被竞相仿效至今:外资寿险公司开始将目光瞄准中国内地强势行业的一些垄断色彩浓厚的非保险行业的大型国有企业。但就在最近,随着由首都 机场集团与美国大都会保险公司合资组建的中美大都会人寿保险公司准备独家垄断首都机场航意险事件的发生,这种模式又遭到部分业界人士和专家学者的质疑,并 由此引发诸多争论:中外合资寿险公司组织结构是否存在制度隐患问题。应该说,这种模式很符合市场逐利原则:外资保险公司通过这种合作,以其品牌、资本实力 和先进的经营理念和管理技术,支持中方合作伙伴在短期内实现某些方面的垄断从而赚取优势利润,这是其独资进入中国市场时根本不可能达到的目标。而中方企业 也借由与外资的合作搭建一个平台,利用垄断地位或股东优势快速进占扩张中的国内保险市场并分享高额利润。但争论的焦点问题是:对局部市场资源的控制这种垄 断的形成,是否有悖于我们孜孜以求的市场经济核心原则,是否有损于中国保险市场多年以来经过不懈努力建立起来的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 [Page]

  背景中的“商业慧眼”

   正因为有了这样一些背景,新加坡大东方入股中新大东方人寿保险有限公司的新闻才有了些“热度”。其实上述争论我们完全可以冷眼旁观,因为我们可以这样推 测,中国保监会核准以这种中外合资模式组建的中新大东方如期开业,也许是对这样的争论的一种无意的间接回应。在这样的基础上再回过头来探讨,大东方为什么 选择在西部直辖市重庆完成他们中国布局的第一点,原因其实简单得出奇:合作伙伴因素。中新大东方人寿保险有限公司董事长李英儒在回答记者其他问题时的表 述,从一个侧面印证了大东方“看上”重庆地产集团并最终敲定落户重庆的一个重要“线索”:李称,重庆地产集团每年新征用土地约1万亩,由此每年将产生大量 失地农民或居民,按每亩土地须安置1.5人计算,每年要迁移1.5万人,其中40岁以上的失地农民有5000左右。依据国家有关法规,失地农民必须给予保 险保障,而就在2005年,重庆地产集团就为失地农民交了9000多万元的保费。重庆的失地农民保险是商业保险模式,目前中国人寿、泰康人寿、新华人寿均 已大力度涉足此市场,鉴于重庆地产集团的相关政府背景,李英儒表示有信心从政府手中“要到”这块业务,将自己集团公司做的那一块失地农民保险业务纳入中新 大东方人寿的业务中,从而在市场竞争中抢占先机,占据有利位置。而所谓“这一块”业务的分量相信合资双方都心照不宣。

  其实此前 新加坡大东方的高层,包括陈明理、中新大东方人寿保险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建材都曾向记者明确表示,大东方从开始实施进军中国市场战略的那一天起,选择一个他 们认为合适的伙伴就成了压倒一切的头等大事。这也是自1996年12月他们在上海设立代表处以来,一直到今天才在中国市场迈出实质性一步的一大原因。作为 一家在东南亚颇具影响力的寿险集团,其先进的经营理念和市场逐利本能决定了其选择什么样的合作伙伴的思维逻辑,这是无可厚非的;相反,他们的商业眼光和精 明倒是值得我们敬佩,也值得中国同行学习。

  至于前文提到的有关争论和担心,记者倒是觉得,相关部门有责任从维护保险市场运行秩 序出发对此问题多做些调查研究,并对中外合资保险公司组织结构进一步作出科学合理而细致的界定,依法管理和约束合资保险公司,并最终在相同的组织结构下为 中外保险机构创造一个相对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这样,人们也许就不会再过多地关注外国公司选择什么样的地方和选择什么样的合作伙伴来拓展中国市场问题了, 而是更多地关心外资的进入将给我们、给整个保险市场带来什么等此类更为迫切的问题了。